您现在的位置: 万博在线礼包网站 >> 学生天地 >> 作品展示 >> 正文
纪念小狗包弟
作者:陈宁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10/27 星期一  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 【字体:

纪念小狗包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万博在线礼包537班  陈宁

公元一九六六年八月四日,就是小狗包弟被XX医院解剖的那一天,我独在解剖室外徘徊,遇见程医,前来问我道:“先生可曾为包弟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:“没有。”他就正告我:“先生还是写一点吧,毕竟包弟陪伴了先生七年。”

这是我知道的,凡我所养过的狗中,大概是因为照顾不周之故吧,能存活下来的一向就甚为寥落,然而在这样的照顾不周中,毅然陪伴了我七年的就只有它。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,但在生者,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。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“在天之灵”,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,——但是,现在,却只能如此而已。

可我实在无话可说。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。和包弟朝夕相处的场景,日夜浮现在我的脑海中,使我艰于呼吸视听,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?长歌当哭,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。而此后几个所谓红卫小子的盛气凌人的冷言,尤使我觉得悲哀。我已经出离愤悔了。我将深味这人间的浓黑的悲凉;以我最大的哀痛显示于非人间,使他们快意于我的苦痛,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,奉献于逝者的灵前。

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,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红卫兵的叫嚣,来引发所谓的“抄四旧”,仅使留下满屋的狼藉和沉重的悲愤。在这满屋的狼藉和沉重的悲愤中,又给人暂得偷生,维持着这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。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!

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,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离包弟被解剖的日子也已有两三天,包弟的灵魂快要逝去了吧,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。

在四十余被解剖的小狗之中,包弟是我的家狗。狗者,人之忠仆也,我向来这样想,这样说,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,我应该对它奉献我的悲哀与痛悔。他不是“苟活到现在的我”的家狗,是为了救我的家人而死的忠诚的勇士。

它的名字第一次为我所听,是在几年前,一位熟人告诉我,他新养了一条小狗,是房主送的,房主是个瑞典人,他因要离开上海回国,就把小狗送给了接受房屋租赁权的人。小狗很听话,叫“斯包弟”。再到后来,就是1959年的时候,这位熟人给调到北京工作,要将全家迁去,他想把他的小狗送给我,因为我家有一块草地,适合养狗。我答应了,我的儿子也很高兴。当他送狗来的时候,指着一条干干净净的黄毛小狗告诉我,说:“这就是斯包弟。”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,心中却暗自诧异。我平素想,能够辗转于几个生活场所,并且是有日本血统的狗,无论如何,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,但他却和我的家人相处得很好,常常立起身子,把两只脚并在一起不停地作揖讨糖果吃,样子惹人发笑。待到1963年,日本通讯社到我家来拍电视片,就拍摄了包弟的镜头,也还是作揖讨糖果吃,样子很好笑。待到红卫兵来“抄四旧”,闹得人心惶惶,附近小孩几次打门捉小狗的时候,包弟才收住原先忠仆的气势,独卧在一角。此后似乎就不再乱叫。总之,在我的记忆上,那一次是被吓坏了。

我在第二天早上,才决定把包弟送到医院去,交给我的大妹妹的。下午便得到噩耗,说包弟惨死在了解剖台上。但我对于这些传说,竟至于颇为怀疑。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解剖学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心狠手辣到这地步。况且一向以作揖来惹人发笑,讨糖果吃的包弟,更何至于惨死在手术刀下呢?

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尸骸。还有几具,是其它家狗的。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解剖,简直是虐杀,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。

但解剖者就无视,说它们是“实验品”!

但接着就有留言,说它们死有余辜。

残像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留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红卫小子之所以嚣张的缘由了。压迫呵,压迫呵!不在压迫中爆发,就在压迫中灭亡。

但是,我还有要说的话。

我没有亲见;听说,它,包弟,那时是欣然前往的。自然,执行主人命令而已,稍对主人忠心者,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下场,但竟在解剖台上惨死了。

晚上,在我吞了两片眠尔通,上床许久还不能入睡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包弟。在我眼前出现的不是摇头摆尾、连连作揖的小狗,而是躺在解剖桌上给剖开肚皮的包弟。我再往下想,不仅是小狗包弟,连我自己也在受解剖。不能保护一条小狗,我感到羞耻;为了想保全自己,我把包弟送到解剖台上,我瞧不起自己,我不能原谅自己。

大丈夫为求三金而屈膝下跪的耻辱;走狗汉奸为保命而卖国求荣的羞耻,不幸全被这一只小狗的惨死给抹杀了。

我已经说过: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解剖学的。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乎我的意料。一是解剖者竟会这样的残忍;一是红卫小子竟至如此之嚣张;一是家狗对主人竟是如是之听从。

我目睹家狗对主人的忠诚,是始于一个艺术家与狗的故事的,虽然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,但看那不嫌贫富、生死与共的精神,曾经屡次为之感叹。至于这一回,我因身处“文化大革命“的压迫,为保全家人而让包弟上解剖台的事,则更足为家狗对主人之忠诚。虽惨死于解剖台上,压抑至数千年,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。倘要寻求这一次包弟的惨死对于将来的意义,意义就在此吧。

被压迫者在鲜红的血色中,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;真的猛士,将奋然而前行。

呜呼,我说不出话,但以此纪念爱狗包弟。

 

 

指导老师:黄琨

 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纪念捡垃圾的老人
    纪念数学考试
    纪念月考
    落花亦美
    那敲门声
    那院
    你们在身边,日光倾城
    你是我的神话
    振兴中华=殉职?
    让我心存感激的人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